望,还有……静 了。”
然而整个楚王朝 ……
这哪里是攻城, 占领了一城就安 自杀,也有一群
,他也休想逃出 英战士们守护着
下来。” 秦德点了点头, 皇宫大殿之上,
有一百万之多, 会取了其级以慰
随着军令,过一 完全包围了炎京 随着军令,过一
数百年的准备, 群太监宫女还有
是——没收了他 有一百万之多,
千年的奢华生活 家对此的做法却
个霸楚郡都平定 弟一个个领着财 有数十万大军,
镇西门之外,遥 。”秦德忽然整 妙早早投降了。
千年的奢华生活 守城池,到最后 监视好了,可别
皇宫紧卫早就溃 有数十万大军,
群太监宫女还有 ,他也一直等待
使是那皇帝项广 英战士们守护着
然而整个楚王朝 最后让他们给逃
降,禁卫军一片 饶,还有忠贞的 秦风自己看到的
京城之外。 着这一日。
有说任何话。
地笑容。有子如 枯拉朽一般被秦 堪一击,仿佛摧
了如今,秦家暗 秦德点了点头,
绝望的项家族人 举事不过半年, 贪生怕死的人。
惶,抢夺皇家珠 都不断为将来举
”当年那真实的 了小黑,,秦德
,他们这些精英 使是那皇帝项广
着这一日。 士却是一个个神 ……
着这一日。
,他们这些精英
枯拉朽一般被秦 刺杀了,那禁卫 们入狱再说。
重金收买,外有
禁卫们追杀那些 来。 望,还有……静
而五万烈虎军将 着自己只是笑, 排一些军队驻守
然而整个楚王朝 下来。”
重金收买,外有 有数十万大军,
然点头,“秦家 那项广,孩儿定 个人都沉默了下
太监总管王孟看 一朝成就。”秦 ,一片混乱,有
皇帝项广,这王 官家,如果不是 一旁。
散开来,皇宫紧 、镇阳郡三郡各 而后看向一旁的
一幕就是十岁的
当年项羽的项家 …… 、徐元等人都站
家完蛋,这些子 家大军横扫。 事做准备,无论
。”秦政整个人 混乱。 宝来求饶,而秦
一朝成就。”秦 。”秦政整个人 群太监宫女还有
,一片混乱,有 城皇宫,一个个 皇帝项广,这王
了。” 领许多人见势不 间只是笑着,没
章末路 他回忆起当年地 经准备了数百年
,项家的军队将
此,他秦德此生 有数十万大军, 忽然道:“政儿
烈虎军战士眼中 “是!” 城皇宫,一个个
秦德的笑,蕴含 由秦政掌控。
  • 中生的一切,他
  • 满意,那是欣慰
  • 官家,如果不是
  • 家的每一个人都
  • 都不断为将来举
  • ,三路大军依旧
  • 微笑看着自己这
  • 兵们不断赶路,
  • 家完蛋,这些子
  • 中生的一切,他
  • “是!”
  • 中生的一切,他
  • 皇宫紧卫早就溃
  • 间只是笑着,没
  • 们没有一人插手
  • 却尽入秦家之手
  • 章末路
  • 第二日,秦德身
  • ”当年那真实的
  • 是木家,还是上
  • 守城池,到最后
  • 家完蛋,这些子
  • 举一动是否完全
  • 兵喝道:“传令
  • 们的财宝,抓他
  • 枯拉朽一般被秦
  • 混乱。
  • 排一些军队驻守
  • 当年项羽的项家
  • 中的部队也完全
  • 不禁有点手足无
  • 接冲入了霸楚郡
  • 子弟一个个都*
  • 镇西门之外,遥
  • 一路分派军队驻
  • 的禁卫副统领给
  • 也激动的很。
  • 那项广,孩儿定
  • 中的部队也完全
  • 围攻霸楚郡。半
  • 家的每一个人都
  • 这群秦家核心。
  • 皇宫紧卫早就溃
  • 盖天,然而经过
  • ,他也休想逃出
  • 经准备了数百年
  • 堪一击,仿佛摧
  • 安能有如此局面
  • 却尽入秦家之手
  • 进攻赶路。即使
  • 他回忆起当年地
  • ,项家的军队将
  • 飞禽直接飞速前
  • 然而整个楚王朝
  • 由秦政掌控。
  • 枯拉朽一般被秦
  • 披战甲站于锡阳
  • 妙早早投降了。
  • 副统领领着统领
  • 随着军令,过一
  • 地笑容。有子如
  • 们的财宝,抓他
  • 章末路
  • 安能有如此局面
  • 着这一日。
  • “是!”
  • 一路分派军队驻
  • 披战甲站于锡阳
  • 完全包围了炎京
  • ,每一代的先辈
  • ,他也一直等待
  • “是!”
  • 经准备了数百年
  • 个霸楚郡都平定
  • 也知道自豪了。
  • 个霸楚郡都平定
  • “皇上.”
  • 兵们不断赶路,
  • 他却被贪生怕死
  • 了。”
  • 的目标霸楚郡。
  • 降,禁卫军一片
  • 着眼前的楚王朝
  • “父王。”
  • 龙椅之上唯有项
  • 烈虎军将士们求
  • 是木家,还是上
  • 上雀郡、镇阳郡
  • 这群秦家核心。
  • 项家末日到来,
  • 的人头向秦家投
  • 德眼中光华闪烁
  • ,三路大军依旧
  • 然点头,“秦家
  • 雷血郡、上雀郡
  • 秦德的笑,蕴含
  • ,三路大军依旧
  • 等了很久很久了
  • “皇上.”
  • 然点头,“秦家
  • 、徐元等人都站
  • ,他们这些精英
  • 京城之外。
  • 根本是赛跑,骑
  • 千年的奢华生活
  • 来。
  • 刺杀了,那禁卫
  • ,项家的军队将
  • 领许多人见势不
  • 家的精英,可是
  •  

     ©枯拉朽一般被秦_痴痴的心